一个新人会员的自白

小戒,你好。
我最近的一次破戒就在今天中午。那种感觉很难讲的,心中没有期待也没有渴望,看见手机屏幕上的人觉得心中恶心,心中感到罪恶和煎熬。但是还是完成了最熟悉的那一套动作。老实说时间也很短。一切完成之后,感觉整个心都一下子沉静了下来,在自慰之前的一切的焦虑与不适,都烟消云散了。几乎是在我打扫完作案现场的同时,我的浏览器直接跳到了戒色吧,然后开始浏览吧内的发言,一如既往。

基本信息。
二十岁青年,撸龄十五年。是的你没有看错,我第一次自慰确实是五岁的时候。不过第一次射出精液是十二岁的时候。从五岁到现在,这种行为一直没有停歇过。第一次意识到自慰的本质也是在十二岁,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黄色影像资料。

祖国东北地区某985高校大学二年级学生。老实说真正使我下决心接近你们的,要数你们呈现的“精选会员日记”。那些文字带给我的感觉和戒色吧里的完全不同。我是工科生,自形成世界观以来就极端崇尚技术。戒色吧里的一些言论我真的很难接受。我也迫切希望有人能够把我从万劫不复的深渊里救出来,通过科学的方法和手段。

主要经历:
我自慰的历史,很早了。前面也讲过,从五岁开始到现在,都未停歇过。极年幼的时候,我偷偷穿上母亲的丝质短袜,上了小学之后我总是乘机抚摸同桌的小女孩的脸蛋,初中之后开始接触黄色小说、图片、录像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直到现在。
我父母应该知道我自慰。他们毕竟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人,心里肯定觉得这种就是青年人的正常反应。关于这个自慰的定义啊,我承认,它是青年人正常的反应。从高中开始,我周围的男同学都和我讨论过自己自慰的经历,甚至不自慰感觉都不正常。但是渐渐的,我发现,他们都正常,而我,不正常。所谓“适度无害论”,对他们有效,对我,无效。一个心理健康生活充实的人不会总去想这样龌龊的事情。我的父母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一个人和淫欲抗争了那么久,屡战屡败;而这种事情对于一般的青年而言,也就像是可有可无的小甜品一样。

我是一个极度要强的人。大概是弱者都要强吧。我在初一时确诊为抽动·秽语综合征,讲得简单点,就是会随时随地地抽动,以及发出怪叫。我从小到大受到的歧视太多了啊……在公共场合常常遭到语言上的攻击。我畏惧人多的场合,我害怕我的抽动发声一出现,就会迎来各处鄙夷的目光。
但我感觉自己和一般的弱者还不太一样。我可以允许我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不如别人,但是我不允许自己没有一样东西比不上人家。或者说,我希望我有一样东西能胜过几乎所有人。从高中开始我就把我的一切资源和精神放在了学习知识上面,高中考上本市最好的高中,大学考上东北最好的大学(之一,哈哈!),而现在在这所学校前三甲的专业里是前十名。小戒你现在大概都已经听出我的自负和浮躁了。但是这是我取得的几乎全部成就啊!在这种自负和浮躁之下,是深深的焦虑和自卑。
我逃避所有的人群。我能不上的课就不上,我能不回宿舍也就不回宿舍。我凭借以往的病历申请了教学楼一个教休室自习,我学习的能力也算是不错,自己看书比听讲效果还好。但是你懂的,“慎独”的功夫一直做得很差。
我自己尽量做得优秀。我也尽量在允许的范围内和同学们接触。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,所有的作业都是我收发。我也在班里,甚至在学院里自己开设习题课,来听我讲课的人最多能有七八十人。我不敢讲班里的同学都尊重我,但我想他们大概都没有不服的。
然而啊,这半年来,我自己心里竟然生出了很恶劣的情绪。我开始不服他们了。心里不服的原因也很简单:他们没我努力,但是过得比我快乐。这个话我自己说出来都觉得很愚蠢,但是我清楚我心里就是这么个机制。

我很清楚自己目前大部分的不顺利,甚至一直被我视为客观缺陷的抽动症,就是自慰的恶果。实际上我从初二开始意识到自慰的危害,也试着戒除。但是我目前真的没有对抗它的力量。
我的战场从来只有我和我的敌人。我和我那盏不眠的孤灯已经胜利了很多回了。但是在与邪淫的斗争中,孤独反而是敌人最大的帮凶。
恳求你能帮助我。

小戒,你好。
我最近的一次破戒就在今天中午。那种感觉很难讲的,心中没有期待也没有渴望,看见手机屏幕上的人觉得心中恶心,心中感到罪恶和煎熬。但是还是完成了最熟悉的那一套动作。老实说时间也很短。一切完成之后,感觉整个心都一下子沉静了下来,在自慰之前的一切的焦虑与不适,都烟消云散了。几乎是在我打扫完作案现场的同时,我的浏览器直接跳到了戒色吧,然后开始浏览吧内的发言,一如既往。

基本信息。
二十岁青年,撸龄十五年。是的你没有看错,我第一次自慰确实是五岁的时候。不过第一次射出精液是十二岁的时候。从五岁到现在,这种行为一直没有停歇过。第一次意识到自慰的本质也是在十二岁,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黄色影像资料。

祖国东北地区某985高校大学二年级学生。老实说真正使我下决心接近你们的,要数你们呈现的“精选会员日记”。那些文字带给我的感觉和戒色吧里的完全不同。我是工科生,自形成世界观以来就极端崇尚技术。戒色吧里的一些言论我真的很难接受。我也迫切希望有人能够把我从万劫不复的深渊里救出来,通过科学的方法和手段。

主要经历:
我自慰的历史,很早了。前面也讲过,从五岁开始到现在,都未停歇过。极年幼的时候,我偷偷穿上母亲的丝质短袜,上了小学之后我总是乘机抚摸同桌的小女孩的脸蛋,初中之后开始接触黄色小说、图片、录像。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直到现在。
我父母应该知道我自慰。他们毕竟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人,心里肯定觉得这种就是青年人的正常反应。关于这个自慰的定义啊,我承认,它是青年人正常的反应。从高中开始,我周围的男同学都和我讨论过自己自慰的经历,甚至不自慰感觉都不正常。但是渐渐的,我发现,他们都正常,而我,不正常。所谓“适度无害论”,对他们有效,对我,无效。一个心理健康生活充实的人不会总去想这样龌龊的事情。我的父母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一个人和淫欲抗争了那么久,屡战屡败;而这种事情对于一般的青年而言,也就像是可有可无的小甜品一样。

我是一个极度要强的人。大概是弱者都要强吧。我在初一时确诊为抽动·秽语综合征,讲得简单点,就是会随时随地地抽动,以及发出怪叫。我从小到大受到的歧视太多了啊……在公共场合常常遭到语言上的攻击。我畏惧人多的场合,我害怕我的抽动发声一出现,就会迎来各处鄙夷的目光。
但我感觉自己和一般的弱者还不太一样。我可以允许我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不如别人,但是我不允许自己没有一样东西比不上人家。或者说,我希望我有一样东西能胜过几乎所有人。从高中开始我就把我的一切资源和精神放在了学习知识上面,高中考上本市最好的高中,大学考上东北最好的大学(之一,哈哈!),而现在在这所学校前三甲的专业里是前十名。小戒你现在大概都已经听出我的自负和浮躁了。但是这是我取得的几乎全部成就啊!在这种自负和浮躁之下,是深深的焦虑和自卑。
我逃避所有的人群。我能不上的课就不上,我能不回宿舍也就不回宿舍。我凭借以往的病历申请了教学楼一个教休室自习,我学习的能力也算是不错,自己看书比听讲效果还好。但是你懂的,“慎独”的功夫一直做得很差。
我自己尽量做得优秀。我也尽量在允许的范围内和同学们接触。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,所有的作业都是我收发。我也在班里,甚至在学院里自己开设习题课,来听我讲课的人最多能有七八十人。我不敢讲班里的同学都尊重我,但我想他们大概都没有不服的。
然而啊,这半年来,我自己心里竟然生出了很恶劣的情绪。我开始不服他们了。心里不服的原因也很简单:他们没我努力,但是过得比我快乐。这个话我自己说出来都觉得很愚蠢,但是我清楚我心里就是这么个机制。

我很清楚自己目前大部分的不顺利,甚至一直被我视为客观缺陷的抽动症,就是自慰的恶果。实际上我从初二开始意识到自慰的危害,也试着戒除。但是我目前真的没有对抗它的力量。
我的战场从来只有我和我的敌人。我和我那盏不眠的孤灯已经胜利了很多回了。但是在与邪淫的斗争中,孤独反而是敌人最大的帮凶。

恳求你能帮助我。

发布者

小戒

想收到每日最新高质量文章,可添加微信id:jiese360,或者微信直接搜“戒色”,小戒在微信上等你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